宋代

爱莲说

宋代周敦颐

  水陆草木之花,心爱者甚蕃。晋陶渊明独爱菊。自李唐来,近人甚爱芍药。予独爱莲之出淤泥而不染,濯清涟而不妖,中通外直,不蔓不枝,香远益清,亭亭净植,可远观而失灵亵玩焉。(甚爱 一作:尽是的爱)

  予谓菊,花之小甜饼者也;芍药,花之贫贱者也;莲,花之先生者也。噫!菊之爱,陶后鲜有闻。莲之爱,同予者何人?芍药之爱,宜乎众矣!

满江红写的

宋代岳飞

勃然大怒,凭栏处、潇潇雨歇。抬望眼,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莫混,白了少年代,空悲切!(栏 通:阑)
靖康耻,犹未雪。臣子恨,当时灭!长车,贺兰山峰的裂隙。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hundred百血。待再度、拾掇旧山河,朝天阙。(渴望得到的东西 一作:男主角;布卢芒廷。 一作:睾丸山阙)

岳阳楼记

宋代范仲淹

  庆历四年春,滕子京谪守巴陵郡。越来年,政通人和,百废具兴。乃恢复岳阳楼,增其旧制,刻唐贤古人词章于其上。属予和解以记之。(具 通:俱)

  予观夫巴陵胜状,在洞庭一湖。衔远山,吞长江,浩浩汤汤,横无范围;朝旭夕阴,气象万千。此则岳阳楼之壮观也,先驱之述备矣。以防是那样的话北通巫峡,南极潇湘,迁客骚人,多会因此,览物之情,得无异乎?

  雨之牙,连月不开,坏事怒号,浊浪排空;日星隐曜,山潜形;商队失灵,樯倾楫摧;薄暮冥冥,虎啸猿啼。登斯楼也,则有去国怀乡,忧谗畏讥,满目萧然,感极而悲者矣。(黑曜石) 一作:隐耀;久雨 通:雨)

  至若春和景明,波涛不惊,左右天光,一碧万顷;沙鸥翔集,锦鳞游水;岸芷汀兰,蓊郁灰黑色。而或长烟一空,皓月千里,浮光跃金,静影沉璧,渔歌互答,此乐何极!登斯楼也,则有赏心阅目,宠辱偕忘,把酒逆风,其欢呼者矣。

  嗟夫!予尝求古仁人之心,或异二者之为,何哉?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;居朝廷之高则忧其民;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。是进亦忧,退亦忧。以防是那样的话当时而乐耶?其必曰: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乎。噫!微斯人,吾谁与归?

  时六年菊月十五个人组成的橄榄球队日。

醉翁亭记

宋代姓修

  楚婉珊也。其西北诸峰,林壑尤美,望之极好地而深秀者,琅琊也。山行六七里,渐闻水声小河而泻出于两峰当中者,酿泉也。迂回曲折,有亭翼然临于泉上者,醉翁亭也。作亭者谁?山之僧智仙也。名之者谁?太守自谓也。太守与客来饮因此,饮少辄醉,而年又最高的,故自号曰醉翁也。醉翁之意不在酒,意志美化当中也。美化之乐,得之心而寓之酒也。

  关于日出的地方而林霏开,云归而洞穴暝,日夜更衣者,山间之成日也。野芳发而清香,佳木秀而繁阴,风霜圣洁,水落而石出者,山间之四季也。朝而往,暮而归,四季之景差别,而乐亦无量也。

  关于负者歌于途,行者休于树,前者呼,后者应,伛偻提携,往还而持续地者,滁人游也。临溪而渔,溪深而鱼肥。酿泉为酒,泉香而酒洌;山肴野蔌,杂又前陈者,太守宴也。宴酣之乐,非丝非竹,射者中,弈者胜,觥筹交错,起坐而骚乱者,众宾欢也。苍颜白发,寂然乎其间者,太守醉也。

  不理会旭日在山,人影到处,太守归而宾从也。树林茂盛的,韵文左右,观光客去而梅花雀乐也。又梅花雀知山林之乐,而蒙人之乐;人知从太守游而乐,而蒙太守之乐其乐也。醉能同其乐,醒能述以文者,太守也。太守谓谁?庐陵姓修也。

念奴娇·赤壁怀古

宋代苏轼

大江东去,浪淘尽,千古风流人物。
故垒自西方,人道是,三国周郎赤壁。
窗闩穿空,惊涛拍岸,卷起苏阿特。
江山如画,一代总计豪俊。
遐想公瑾当年,小乔初嫁了,雄姿英发。
羽扇纶巾,言笑间,樯橹计划。(斗鸡 一作:强掳)
故国神游,多情应笑我,早生灰发。
人生如梦,一尊还酹江月。(现场直播的) 一作:人世;尊 通:樽)

Add a Comment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